• <track id="ollvd"></track>
    1. <pre id="ollvd"></pre>
      <p id="ollvd"><del id="ollvd"><xmp id="ollvd"></xmp></del></p>
      1. <td id="ollvd"><ruby id="ollvd"></ruby></td>
          <object id="ollvd"><strong id="ollvd"></strong></object>
            首頁 > 婚姻家庭 > 正文

            任職16年 “改革先鋒”周小川正式告別央行

            2018-05-31 22:27:25    

            (原標題:任職16年,周小川告別央行)

            19日上午,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舉行第七次全體會議,決定國務院副總理、國務委員、各部部長、各委員會主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審計長、秘書長的人選。

            其中,易綱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

            這意味著,任職16年后,周小川正式卸任中國人民銀行行長職務。

            3月9日上午,梅地亞中心多功能廳,周小川與易綱,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潘功勝就“金融改革與發展”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提問。

            任職16年 改革先鋒周小川正式告別央行

            在現場的“政事兒”注意到,正式提問結束后,周小川又被記者追問,周小川笑答“以后有機會再問吧”。有記者高喊“誰是您的接班人?”,周小川笑稱“你猜呀!”

            自2002年12月出任央行行長以來,現年已70歲高齡的周小川執掌央行近16年,歷經4屆政府,是新中國成立以來任職時間最長的央行行長。特別是2013年起,周小川走上全國政協副主席崗位,成為副國級行長。

            “政事兒”注意到,周小川素有“中國的格林斯潘”、“人民幣先生”、“改革先生”等稱呼,其在公開場合的表態一直備受關注,被視為解讀中國金融形勢的信號。

            出身名校

            周小川生于1948年1月,江蘇宜興人。

            任職16年 改革先鋒周小川正式告別央行

            據《人物》雜志報道,其先祖是魏晉時期“除三害”的大名人周處。周處后代在宜興分為數支,周小川這一族是其中一支。其父周建南畢業于上海交通大學電機系,抗日戰爭爆發后走上革命道路,解放后曾任一機部副部長兼對外經濟聯絡總局副總局長,一機部機械研究院院長。后從事調查研究和參謀顧問工作,是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顧問。

            周小川曾表示,自己之所以從事金融工作,一定程度上受父母影響,“我的父母長期都在工業部門從事經濟工作,受他們的影響,我從小就對經濟問題比較感興趣”。

            周小川是北京八中1966屆高三(3)班畢業生,畢業后正值“文革”,1968年至1972年,他在黑龍江省八五二農場度過了4年知青生活。其后進入北京化工學院四系儀表自動化專業學習,畢業后成為北京市自動化技術研究所第四研究室技術員。

            文革結束、恢復高考后,周小川于1978年考上了機械研究院系統工程應用工業的研究生,師從中國工程界的老前輩嚴筱均教授。畢業后又于1982年成為清華大學自動化系系統工程專業在職研究生,獲工學博士學位。

            清華大學自動化系的公開資料顯示,“1982年8月,我系首批招收的博士生徐向東和周小川入學,分別師從于方崇智教授和鄭維敏教授。1985年4月,我系培養的首批博士徐向東和周小川被授予博士學位。”

            知名學者

            “政事兒”注意到,讀研究生時,周小川的學術水平已受到關注。

            任職16年 改革先鋒周小川正式告別央行

            上世紀70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錢學森等一批系統工程專家建議,要運用系統工程解釋社會發展、人口以及經濟等問題。周小川加入了這一行列,研究出關于經濟中長期發展、中國貨幣流通規律等模型。

            據報道,著名經濟學家吳敬璉對周小川在這一時期的研究成果給予了較高的評價:“1979年至1980年,周小川曾構造了一個多部門動態發展的社會經濟仿真模型,并用于政策分析。周小川的結構分析一開始就突破了單純物質生產領域的傳統框架。他的這項工作及事后產生的論文,至今對學術界仍有啟發。”

            1984年的莫干山會議,引發了關于價格雙軌制的熱烈討論。當時尚在清華大學的周小川和樓繼偉、李劍閣合作,發表文章主張價格改革小步走,財政不拿錢,獲得廣泛關注。其后,吳敬璉、郭樹清、周小川、樓繼偉等反對價格雙軌制的學者的觀點,被結集出版為《中國經濟改革的整體設計》。

            拿下清華大學博士后,1986年,周小川進入體改委下屬的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擔任副所長,該研究所主要由青年學者構成,被視為80年代一系列改革的策源地。據報道,當年,北京還有一個青年經濟學會,周小川、馬凱、樓繼偉等都是該學會成員。

            在體改委,周小川工作了6年,這期間曾于1986年至1989年掛職任對外經濟貿易部部長助理。1991年至1998年,先后擔任中國銀行副行長、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央行副行長。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上述在中國銀行、央行等金融機構擔任副職領導時,周小川的學術水平也達到了一個新的高度。

            其所著的《走向開放型經濟》一書獲1994年度“安子介國際貿易著作獎”,論文《企業與銀行關系的重建》和《社會保障:體制改革與政策建議》分獲1994年、1997年度中國經濟學界最高榮譽獎“孫冶方獎”。業內人士評價說,周小川是將“市場”觀念最早引入中國的播種者和擁護者之一。

            改革先鋒

            1998年起,周小川開始擔任金融機構一把手,先后出任中國建設銀行行長(1998年至2000年),證監會主席(2000年至2002年),央行行長(2002年至2017年)。

            “政事兒”注意到,業界用“改革先鋒”這四個字評述周小川執掌上述金融機構時的表現。

            周小川擔任證監會主席的時間并不長,僅兩年,這期間出臺了一系列改革舉措,“審批制”改為“核準制”、引進國際會計準則、出臺“退市令”等等。

            當年,上述改革舉措也曾引起部分爭議,不過,不少業內人士則評價說,一系列改革確定了中國股市的規則,還有評論人士稱,“在國際金融界以及真正的頭腦清醒者當中,周小川獲得了一致贊賞”。

            2002年執掌央行15年以來,央行一直在改革。

            周小川執掌央行次年,銀監會成立,央行一些監管職能被剝離,同年底,中國動用外匯儲備對國有商業銀行注資。此后,農村金融體制改革、國有商業銀行改革、政策性銀行改革、匯改、利率市場化改革等相繼啟動,財經媒體人賀江兵等評論人士稱,周小川最后的難題就是人民幣國際化,“人民幣國際化是‘小川金改的最后一公里’”。

            “政事兒”(微信ID:xjbzse)注意到,周小川執掌央行的表現贏得了不少點贊。2011年,權威金融雜志《歐洲貨幣》評選周小川為年度全球最佳央行行長;英國《經濟學人》雜志評價稱,周小川“思考縝密,海外知名度高,具有改革意識。”

            2015年11月人民幣成功加入SDR后,IMF副總裁朱民接受媒體采訪時曾表示,中國政府提出人民幣“入籃”時,由于不可兌換等原因不符合要求。因此,雙方擬定了一個方案,中國人民銀行需要完成一系列改革。“我們給央行的領導很高的贊譽,特別是行長周小川,他們有勇氣推行這個改革一步步往前走”。

            “網羽高手”與“音樂劇作家”

            “政事兒”注意到,周小川愛好廣泛,喜歡打網球、羽毛球,還是“音樂劇作家”、電子產品“發燒友”。

            去年6月,周小川在美國華盛頓出席IMF年度央行行長系列講座時,IMF總裁拉加德自稱跟周小川是老朋友,相識多年,“很多人可能不知道,周行長很愛打羽毛球、網球,這兩種體育運動都需要耐力、靈活性、速度、精準性,同時也需要考慮戰略,所以作為央行行長是非常合適的”。

            拉加德還“劇透”說,周小川喜歡西方歌劇,“在他還是中國建設銀行行長的時候,就曾經撰寫過一本書叫做《音樂劇之旅》。周行長不僅對經濟和金融感興趣,對音樂也同樣有興趣”。

            據《中國證券報》報道,2010年,奧巴馬前顧問薩默斯與周小川打了一場網球比賽,據傳他們開玩笑對賭,匯率問題由勝者決定,結果薩默斯輸了比賽。

            央行工作人員接受采訪時曾表示,去國外參會之余,周小川最愛去兩個地方,一是如果能聽上一場歌劇,就很滿足了;二是逛電子產品店——他對新技術著迷,不看整機,而是仔細看零件,新東西。跟他一起開會的學者說,在外開會時,他看到人家的錄音設備,都會非常感興趣。他羽毛球也不錯,自稱只需要“國家隊讓四個球”,央行內部的員工活動中,羽毛球比賽周小川經常參加。

            印象:“最難追的部長”?

            周小川擔任央行行長以來,每年的全國兩會都是“政事兒”等媒體記者采訪周小川的“最佳機會”。周小川給眾多媒體記者留下了兩個鮮明印象,愛笑,跑得快,是公認的“最難追的部長”。

            兩會“部長通道”沒拉起警戒線之前,人民大會堂北門經常出現記者圍追堵截部長的場景。周小川是經常遭遇圍堵的部長之一。不過,愛打羽毛球、網球的他,比絕大多數記者跑得快,人民大會堂內經常出現的畫面是周小川一邊笑,一邊在前面“領跑”,后面是十幾名乃至于數十名拿著錄音筆扛著攝影機緊追不舍的記者。

            有時記者們也會圍堵成功,不過,周小川回答提問時有選擇,如果問題不太專業,他會反問記者,“這個問題,你是不是再想想?”有的提問他直接回應說,“這個問題我不會回答你。”

            自從全國兩會設置兩會記者會以來,對于多數提問他經常笑著打手勢,比劃出一個數字符號,告訴記者兩會記者會上見。

            去年全國兩會,3月4日周小川參加全國政協經濟組和農業組聯組討論時,就被記者圍住,他當時就比了一個數字“10”的手勢,“請大家10號來參加我的新聞發布會。”

              責任編輯:

            国产a级毛片
          1. <track id="ollvd"></track>
            1. <pre id="ollvd"></pre>
              <p id="ollvd"><del id="ollvd"><xmp id="ollvd"></xmp></del></p>
              1. <td id="ollvd"><ruby id="ollvd"></ruby></td>
                  <object id="ollvd"><strong id="ollvd"></strong></object>